15109482_1018176461641986_6788831099293675442_n.jpg

Cr. THEHO218/ 1 0 s e c o n d s.

 

 

在無數個和鄭號錫相擁的黑夜裡,我們試著用體溫感染對方,想成為彼此靈魂的一部份,鑽進鄭號錫懷裡好幾次我都為這樣平凡的幸福落淚,一路如履薄冰走來我才明白,小幸福其實就生活的全部。

 

/

你說世界是公平的嗎?我能肯定的告訴你,不!這個世界一點都不公平,我身邊的人辛苦工作勤奮的過每一天,卻還是只能賺到少少的工資,走在上城必須小心翼翼不與人接觸視線,這一切的原罪只因為我們是混血,是住在下城的次等種族,終生只能為純血家族賣命,沒有上位的一天。

如此痛恨權貴憤世忌俗的我,卻在人生第一次踏進上城土地那一天,遇見了你我此生的摯愛鄭號錫,頂著純血的光環,卻有著不一樣的靈魂,從此我們為愛瘋狂

 

/

那天正準備收店打烊的我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告訴我你正在急救快要不行了,丟下手邊的工作,我驚慌失措的趕往醫院,不顧路人的眼光我流著淚在大街上奔跑著。

到達醫院後沒有忙碌的急救程序,醫生跟護士站在你病房外,像是等著我的到來,一看見我醫生只說了一句「他在等妳」變為我開了門。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你,我趕緊伸出手握住你。

「嘿!我來了」強忍淚水我親吻著你的手背。

聽見我的聲音你張開眼睛,給了我一個微笑。

「我快離開了Baby」動著蒼白的嘴唇,你說的第一句話就讓我淚如雨下。

「不!我們可以回上城你父親不會見死不救的」面對下城低落的醫療資源,我相信只要回上城鄭號錫就有獲救的機會。

搖搖頭你溫柔的對著我微笑。

「我們說好的不是嗎」

那瞬間我彷彿回到那年我們牽手在櫻花樹下起的誓言。

“我們將牽手共度下半輩子,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面對生離還是死別的問題,我們一致選擇了即使死別此生也絕不生離。

若是回到上城你的家人不可能讓我們有在見面的機會。

 

爬上病床我將你擁在懷裡,親吻著你額頭,順著你的髮絲,漸漸我感覺到你的生命在流逝,你的體溫漸漸冰冷了起來,直到醫生試圖將我跟你分開我才發現,你已經離開了,望向天那一晚我最後一次我抱著你,撕心裂肺我無壓抑大聲地哭了出來。

「我愛你」

那晚我像是要將往後所有的份都說盡般不斷的重複這句話。

 

/

隔天,你母親帶著大隊人馬來到我們家樓下,翻箱倒櫃他們帶走了所有屬於你的東西,我坐在客廳任由他們去,這一天我早就想到了,此生除了回憶我不會留下屬於你的任何東西,純血與混血不能通婚的法律,在大眾眼裡我們是異類,為了這段愛情,在你的家族面前你成了恥辱,我們被永遠的禁止踏進上城一步,但最後我知道他們還是會帶你回去,因為他們絕不能容忍跟他們一樣,流著高貴純血的你長眠在骯髒的下城。

他們收查的徹底,連櫃子都一一拆了看,這時你母親拿起我們在床頭擺的合照,心一驚我衝向她,跪在他腳邊拜託她至少留下一張照片給我,帶著極度厭惡的表情,二話不說她在我面前燒毀了那張合照,跪在原地看著我們最後一張合照化成灰燼,這時我才明白,原來我們用盡生命相愛到最後,一切都只是一場夢,我們在命運的洪流中輕輕的擦肩而過像是過客那般,這世上再沒有什麼能夠證明我們相愛過。

 

/

每一年這一天,我會在家中點燃你最愛的香氛蠟燭,讓家中充滿你的味道,面對空著的餐桌,一年只有一天我會假裝你還在,跟你說說這一年都發生了什麼事,然後擁著有你氣味的房間入睡,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氣關於我被禁止去祭拜你,但…我們都改變不了了不是嗎…

隔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將家中所以窗戶全打開,讓氣味散出去,只允許自己沉淪一天,因為我怕我會被困在回憶中再也沒有往前走的勇氣。

後來有一年因為漏水我決定重新裝修浴室,在卸下浴室鏡時工人們發現了一張照片,一張我跟你唯一僅存在這個世界上的照片,像預料到會有今天,早在我們搬進來第一天你就在鏡子後藏好了這張照片,不敢相信我擁著照片泣不成聲,太辛苦了和你相愛的這幾年,我卻要用一輩子來回憶。

 

/

最後一眼我看向床頭那張早已泛黃的照片,年輕時的我們太美好了,陪你走完最後一段路後,我就一直在用那只存在我記憶中的我們回憶那些年。

拖著年邁的身軀熄燈我上了床,夢裡我居然夢見從來沒有出現在我夢裡的你坐在我的床沿,你寵溺的摸摸我的頭對我微笑。伸出手我撫摸著你的臉頰,好久不見我們終於又見面了。

"號錫啊!我有認真的過完我的一生了,我好想你"



 

 

這是我在網路上看到關於平權婚姻的一個文章得到的靈感

加上MMA上哭泣的厚比太讓人心疼 這篇悲文就誕生了

希望大家有被我虐到

最後!台灣平權婚姻加油!!

創作者介紹

升糖仙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