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79153_1800537363555427_7606783149606811061_n.jpg

 

 

「小玥,我去徵選了」趁著練團的空檔金泰亨假裝不在意的說。

星期四個整個下午的社團練習,是我跟金泰亨難得獨處的時光,我們一樣都是熱音社,他是主唱我是keybord小陽則去了田徑社。

「天啊!!!那太好了」激動的我拍著金泰亨的肩膀,早跟他說過他的才華不能被埋沒一定要去試試,勸了好久也不見有個動靜,好不容易他終於去了。

「如何~會上嗎」

「這…說不準,我還沒跟小陽妳說可不可以先…」

「知道了,不會說的」看金泰亨一臉為難,我有些尷尬的撇過頭,音樂這件事小陽一直沒什麼關心,她也不喜歡我勸金泰亨去徵選,所以我也識相的不在她面前跟金泰亨提。

 

「姜小玥!!姜小玥!!」還在練團就聽見有人蓋過樂器聲在走廊上大喊我。

小陽田徑社的學姊拉開練團室的大門喘著氣。

「小玥!!小陽昏到被送到醫院了」

瞬間我腦袋一片空白,下一秒書包都來不及拿,金泰亨跟著我奔跑在往醫院的路上。

長久以來我們擔心的事發生了,小陽的腎臟病復發而且又猛又烈,因為嬰兒時生過一場大病小陽的腎臟受損,她一直堅持著運動希望身體能健康些,沒想到最後還是沒躲過這一劫,醫生說在撐怕是不行了最後一條路只有換腎了。

流著淚我激動地衝到醫生面前。

「我可以捐腎給小陽,我們是雙胞胎」像是看到一線生機,我緊抓著這僅有的浮木不放。

「很抱歉…我們以前也試著想將妳們配對,但很遺憾的…結果並不合適。」即使不忍心打碎我的希望,醫生還是說出了這殘酷的事實。

「不適合?…這不可能…我們可是雙胞胎!!!」無法接受想著一定有什麼地方出錯了,我激動的流著眼淚。

見我還想辯解些什麼,母親一把抱住我,緊緊的將我的頭按進她懷裡,瞬間到我明白母親早就知道這件事了,早在我們還是嬰兒時,母親就做過配對了,即使只有很低的機率,我跟小陽不匹配這件事依舊是事實。

那天起,我們全家開啟了往返醫院的生活,有時候爸爸上班媽媽去醫院,或是我下課去換手,但小陽的病情日趨惡化,可愛的baby face不再她兩頰漸漸陷了下去,哪怕是這樣還是沒有人放棄希望,我們相信我們會等到那顆腎。

「小玥啊,抱歉今天晚了一點」媽媽提著大包小包出現在病房,從放學到現在已經是深夜。

「沒關係,不急的」

「泰亨也在呀!你們快回去睡明天還得上課呢」

踏著星光我跟金泰亨走在回家的路上,自從小陽生病我跟金泰亨開始形影不離,一起上學放學去醫院再一起回家,聊的越多我們越發明白,我們就像是對方的影子一般的契合,一股異樣的氣氛在我們之間飄盪著,但誰也沒膽說破。

「我還是不去首爾了」低著頭金泰亨用悶著的低音說著。

停下腳步我讓金泰亨走超過我,現在才理解為什麼小陽討厭我跟金泰亨說徵選的事,此刻的我居然也開始害怕他的離開,連我都極度厭惡這樣的自己。

「是因為小陽嗎?你放心我會一直待在她身邊的」深吸一口氣撇開惱人的想法,因為了解我知道這件事對金泰亨有多重要,這樣的機會不會常常來,比起想要他留下我更希望金泰亨的才華不僅限於此。

搖搖頭金泰亨轉過頭對我露出苦笑,這個表情很陌生,好像是第一次開朗的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不是的是因為妳們都在這」

這句話的尾音飄散在風中,輕輕飄飄卻重擊著我的心,那一刻起我們都欠了姜小陽一大筆情債。

 

--待續--

 

 

下一章完結  請不要追殺我  是因為又爆字數了

晚上會更完  我得去上班了 

創作者介紹

升糖仙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