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47971_703756366434081_1091546467_o (1).jpg

是160507韓國演唱會的照片

真的超級希望台灣場搶的到票 我們相約6/9見

 

 

 

「SQ部隊21號特別探員完成任務安全歸隊你立正站在指揮官面前報告。

回來就好」指揮官帶著不捨又無奈的心情拍了拍你的肩,這些年隊員們能平安歸隊是他最大安慰。

SQ部隊是隸屬聯合國的特種菁英部隊,由來自世界各地25位超菁英探員組成,成立六年來SQ部隊一直沒有增加過人員,你們只執行這世上最艱困最重要的任務,這樣的艱困的現實下SQ部隊人數不斷的減少,看著他一手帶起的探員們不斷在任務中殉職,讓指揮官除了不捨還有滿滿的無力感。

「21號特別探員已經準備好執行下一項任務」看著妳堅毅臉龐,指揮官深深嘆息,這是當年他交出SQ部隊計畫書時沒有想過的結果,這項計畫葬送了25位探員來不及綻放的青春,讓小小年紀的妳們背上沉重的使命甚至獻出生命,要是早知到這些當年他一定不會開啟這項計畫。

「下一項任務寄給妳了,不要反抗」一直以來任務都是用公文夾直接交付這次卻罕見的使用電子信箱,還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不要反抗。

不要反抗!!妳皺了皺眉頭,妳從來沒有違抗過任何一句命令更別說是反抗任務,即使是艱難到不可理喻的任務,SQ隊員從來就是一句是Yes sir!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接受了,因為你們知道世界上除了你們再沒有人能完成這樣艱難的任務。

從總部回到家後妳立刻到信箱確認新的任務,看完後你才明白指揮官為什麼會說不要反抗,看著信上寫著你將成為聯合國今年特別探員的教官,妳瞬間矇了,教官??這明明是現任的任何菁英探員都能勝任的事情,總部居然派這樣既一般又沒有危險性的任務給妳,這讓妳百思不得其解,雖然這確實是妳這六年來唯一想要抗命的任務,但任務既然已經發下來就代表沒有轉圜的餘地。

 

 

三天後 美國 紐約 Newark國際機場

由於聯合國總部和SQ部隊的總部是分開的,以至於妳不常到聯合國總部,這次任務妳只帶了一個後背包,連行李箱都沒有,戴著黑色壓舌帽和太陽眼鏡站在機場門口等待專車,雖然任務單上寫著有專車接送,但妳私下表達過你不需要專車自己可以到,這不滿在指揮官傳來一句不要反抗的訊息後妳就打消念頭了。

遠遠的妳就看到一輛插著聯合國旗幟的車向妳駛來,這讓妳頭上瞬間又冒出好幾條線,妳不禁扼婉的想第一次任務出的這麼高調啊~

車才剛停下妳二話不說立刻打開後坐的門坐上去,好像再讓你多等一秒妳就要被人們看熱鬧的視線射穿。

「啊....您好,我是負責接送妳的探員我叫Sam」Sam原想下車幫妳開門,車才剛停下就發現妳已經坐在後座,讓他不禁有些驚訝。

「Sara」基於禮貌妳簡短的介紹了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我....很崇拜您」看著Sam用有點不好意思的語氣說出讓妳震撼的話,妳驚訝地盯著她看。

什麼!!這人剛是說了崇拜嗎!!

「SQ部隊21號探員,您可是傳奇呢」Sam沒有感覺到你震驚的表情興奮的說著。

「......」你感覺到太陽穴隱隱作痛,閉上眼睛將頭往後靠在椅背上,心想太好了看來這次的任務肯定會很有趣。

原本還期待指揮官會幫妳隱藏身分,讓妳以一般的菁英探員身分參與此次任務看來是妳多想了,這是事實讓本就不美麗的心情又灰上幾分。

 

到達總部後妳拿著總部預先幫妳準備好放在後座的行李袋到宿舍放東西,一路上人們紛紛對妳投來熱烈的視線,讓你不耐的把頭上的黑色鴨舌帽壓得更低不想與任何人有視線接觸。

進到房間後妳才鬆一口氣,從行李袋拿出行程表仔細看了看,發現始訓會議就在30分鐘後,妳換上訓練官的制服準備到會議廳時發現,制服的領口別了一個SQ部隊的隊徽,讓妳原本已經緩和的太陽穴又痛了起來,看來有人存心不想讓妳在這次任務中低調度過啊

這次妳沒了太陽眼鏡和帽子,又穿上如此顯眼的制服使妳到會議廳的這段路備受關注,看見你的探員紛紛舉起手向妳敬禮,一直習慣和黑暗相伴的妳受不了如此受到關注,只好匆匆點了頭快步離開。

一進到會議廳妳就發現幾乎所有人都已經到了,妳也趕緊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

這時會議廳的大門被打開一名白髮老人走了進來,一看到老人你們立刻站起來敬禮。

「將軍好」宏亮的聲音響徹整個會議廳。

他可不是什麼普通的老人,他是聯合國軍事總指揮5星上將卡特將軍。

「請坐,這次任務也許不難卻是極重要,一個月後將在華盛頓舉辦高峰會,將有42國首領出席,你們將組成特殊部隊保護元首們,在人手嚴重不足的情況下,你們將與手邊公文裡的新人成為搭檔,並訓練他們成為菁英探員,一個月後你們將共同完成保護元首的工作」卡特將軍嚴肅的發表這次任務內容。

聽完內容妳愣在原地直到任務結束也不自知,搭檔??聽到這兩個字你的思緒早就飄到2年前的那場任務,原本妳是有搭檔的但自從那場任務後,妳便開始獨自接受任務不再接受搭檔。

回過神來才發現妳已經回到房間了,妳盯著公文夾的封面沉思,早在6年前妳就認定了他是唯一的搭檔,每每想到他大腦就會將你的思緒強迫拉回兩年前的那場任務,左肩上的傷口像是有自我意識一般,每當感覺到你陷入回憶它就會重新抽痛起來,這種痛像是大火燃燒般從左肩一直延伸到指尖折侵蝕著你的神經折磨著妳,看過醫生,醫師卻說是心病,不用心醫是沒有用的。

妳閉上眼向後倒在床感受那疼痛

「閔玧其....」每當妳痛得無法忍受時,都會不經意地將這個名字脫口而出,好像只是念念他的名字就能讓妳好過一點。

不知道過了多久左手的灼熱感漸漸退去,妳翻身下床第一件事是打那通妳原以為妳不會打的電話。

電話只響了一下就被接了起來,好像電話那頭的人早就知道妳會打過去。

「說了...不要反抗」一接起來指揮官劈頭就說,強硬的用字卻在語氣中充滿心疼。

「但我.....沒有辦法...」忘記閔玧其,妳聲音顫抖的無法將後面那句話說出口,那是妳心中最黑暗的地方,即使和世上最兇惡的壞人交手過,即使看過最真實的人性能有多自私多腐敗,這一切都還是不及妳失去閔玧其的那天黑暗。

「....Sara妳是部隊裡最強也是最弱的,我能訓練你們身體夠強壯,技巧更致命但難的心靈的強韌,妳必須打敗內心恐懼的根基,不然有一天你將無法再平安歸隊。」而無法歸隊是指揮官再也不願意看到的情況,聽完這段話你們都明白該是面對的時候了,指揮官見妳不說話他知道他的話傳到妳心裡了,他將電話掛上留給妳思考的空間。

電話掛上後指揮官的話還是不斷在你耳邊重播,心靈的強韌.........

妳伸手將桌上的公夾拿過來,深吸了一口氣後將檔案打開。

第一個撞進妳眼裡的是一張好看的亞洲面孔和一雙似曾相似的雙眼,一雙帶著世故卻對世界充滿希望的眼睛,一雙很像閔玧其的眼睛.......

妳看著檔案上的名字不由自主的念了出來。

「田征國....

創作者介紹

升糖仙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